交叉小径的花园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药方 - [HuFang观心亭]

这个波兰中医的名字叫Paul Kempisty,在纽约的时候,W突然失声,经朋友介绍,我们去他的个人诊所救急。

当时对W病情的担忧还历历在目,Paul为人谦和,彬彬有礼,但针炙时手法果断,因为他的波兰中医背景,我们又聊起了他的学医经历,了解到他在学习西医后又学中医,尤其对肿瘤和妇科治疗有专攻,钻研如何将两者融合,以针对个人需要,达到“Radiant Health'”,他的一小时针炙治疗和药方很快就见效了,我一直保留了他给W开的药方,上面用英文标准地拼写了中药的名称,像陈皮、白夏、野菊花。

我着迷于他的写作,我将他书写药方的过程视为一种写作,心智和手合一的写作,思考过程跃然纸上,而最终它们要在现实中得到检验,因此,每一笔写作都有可能关系到另一个生命的转化:转好或转坏,这种书写承担了一种直接的生命责任,因此需要格外的专注和排除杂念。

对他来说,这是每天的工作,并不出奇,对我来说,直接缓解了我的焦虑,是一种治愈的写作。

写完后,他不再改一字,也许,这就是在那时那刻最合适的写作,不需要改一字,而对此合适性的证明是病人藉此得到痊愈。

它同时也是一次性的写作,因为对每一个个体,每次的写作将不可能相同。

写作的过程,同时也是想象,甚至,看到这些药与个体发生关系时的效应,他沉思着,将党参从20改成了15

这个写作直接创造了未来的趋势。

病人如读诗一样读着药方,似懂非懂,但相信它会促成好的能量。

我们在Paul介绍的中药房里顺利地抓到了中药,而那个华人药剂师已经和Paul深有默契。犹如一看音乐家手稿就能听到音乐的相识多年的知音。

药方的奏效也许是多种默契的神奇交汇:意念、知识、感知、物质、信念、人情。

犹如Paul书写出来的英文中药名,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不再被语言阻隔在外。

 





Tags:

Posted by at 22:23:00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