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叉小径的花园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独行客的历史生活 - [HuFang观心亭]

和康赫在“这个店”里见了面,有趣的是,大部分时间聊的是美食,确切地说,是美食在杂志上的美学表现形式和它们背后的(也许就是面前的)资本意识和意志,我们产生了一些关于艺术怎么插入美食的想法,结果没有时间剩下来让我问他关于小说《斯巴达》的一些不解问题,但终于拿到了他的另一本小说《独行客》。

“山路颠得厉害,将大巴车内的乘客打得东倒西歪。他们犯人似地低垂着脑袋,如同折了茎的莲蓬,口水拖到了胸口。天还没亮透,这样的颠动正好让他在梦境里越跌越深。
“现在,一道彤红的霞光透过了结满臭哈气的车窗,像糖水一样融化在一张张昏睡的脸上。有几个乘客叭幾着嘴巴,挺一下脖子,试图将自己从梦乡一把拽出,但一时没睁开眼睛,又旋即沉沉睡去;他们留在人世的面孔刚刚泛出一分敏感激起的酸楚,又变得跟刚才一样苦闷。”

我就这样开始了少年郭嘏的旅程,在我引用康赫小说片断的时候,我并不是想给予某种好小说的明证,而是因为强烈地感到这种叙述和现实的平行性和互渗性,就是说,当我在开始每天的生活时,有可能我已经开始了少年郭嘏的旅程,在康赫的时间和语言中,我们几乎得到了一种再度净化的“传奇”,在如此荒凉的,几乎将历史活生生肢解的现实之中。




Tags:

Posted by at 09:37:24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