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叉小径的花园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颖雅的中文】天真的瞬间问 - [Guests-小憩]

[V-Blog又来客人了,是不是应该沏一壶铁观音——此姑娘名叫何颖雅,ABC来的,生于美国德州,哦,德州,德州巴黎的那个德州吗?在广州空间徐坦的keywords school上见到温婉可人的颖雅,聪姐姐说其在北京也有一个特别的店,于是一起在门口抽了根烟。她忘了白色耳机在空间,于是邮件来去几回,亦邀她来写BLOG。她捕捉的是不同语言之间的小小乐趣。她写信给我说,秋天爬进来了。看到她的简历还是吃了一惊,此女子经历及其丰富,现在竟然在读哲学在读。她的《家作坊》,“将藏在北京一条老胡同深处的一个原房地产经纪店变成了一个人‘睡觉-工作-生活’的空间。试图从‘家’的玻璃前门良好渗透性出发,检验公共空间与私人领域之间的互嵌性,以及,商业交换与纯粹交换的关系。”这不恰好与我们的“这个店”不谋而合。] 

大家好!
很高兴参与维他命艺术空间播客!但是大家都会马上看到,我写中文会碰到一些困难,我是三年前刚开始学汉字,现在没有上课了,倒要每天打开眼睛,好好注意周围的环境和日常生活,也慢慢学好多东西。

我对维他命的播客最大兴趣是从这个语言交流的角度来看。每个日志我会放一些觉得有意思的东西,比如文字,图片,或一些从生活中经理过的,然后自己试试写或翻译成中文。如果你有兴趣,留言,评论或批判我的烂中文,请你来回答!也许我们可以从两个语言中间找一些新含义。

今天从我和些朋友和伙伴的播客来的内容:
高灵在广州三年展,2008年9月

Who made this? asks the naive moment.
My first stir of thought has been to think of making.
The idea of making is the first and most human of ideas.
“To explain” is never anything more than to describe a way of making: it is merely to remake in thought.

—- from Paul Valéry, “Man and Sea Shell,” in The Collected Works of Paul Valéry, vol. 1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56), p. 117.

天真的瞬间问,谁做的?
我一开始感到的意义让我想"做"。
"做"这个概念是出现最人类的想法。
"解释"完全是以上描述"做"的一种方式:就是为思维改造。

—- 保罗·瓦勒里, “Man and Sea Shell”, The Collected Works of Paul Valéry, vol. 1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56), p. 117.





Tags:

Posted by at 00:00:00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