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叉小径的花园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她的变化自然是有迹可循了,呵呵! - [Guests-小憩]

        我不会打扫卫生都是拜妈妈所赐,她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吃完饭把筷子往碗上“PA-”的一放就自顾的上楼去了,留下父亲赔笑,奶奶爷爷面面相觑,后来也就都惯了,谁也不敢招惹他,按理说父亲家也没有什么待他不好的地方,无非是把她周一要穿的袜子掏出去洗了,惹得她少奶奶脾气。她心情好的时候也能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大概是我的面子吧,呵呵!

        那时候我还很小,记忆里家中只有楼下一台空调,她总是一个人在顶楼上呆着不下来,大家都觉得她有一种奇怪的高傲,因为倘若来了亲戚的时候她也能掌勺变出一桌桌的好菜好饭,通常总有一两个菜能别出心裁,奶奶一般也喜滋滋,也说她不知道屎香屁臭的话。她忍得了那寂寞,看似比和一家人在一起还要显得快乐呢!有时候我觉得和父亲在一起乘凉有种背叛她的嫌疑,那是罪恶感驱使我一定要去像蒸笼的地方陪一陪她,想来人还是向善的,我那时才5岁父亲说,也懂得尽孝道了,尽管那可能出于更复杂的考量。 但5岁还是无法感受到她说的心静自然凉,很快的折回楼下酣睡去了,反倒一直筹措与心境和空调谁更凉一些的关系-毫无疑问是空调啦。

        那时候她不让我碰扫把,水壶,和锅台一类的事物,说日后总有人为你做那些,看来人不免也会有所狭隘的地方,但人若没有狭隘的地方,也便没有了那些通晓地理天文、人情世故、阴阳辩证的哲人和艺术家了,这看起来更值得使人担忧。

         前不久,打电话给她报告最近的工作和学习情况,我说我开始学习收拾卫生,因为有了一间自己的房间,可怕的是你不收拾也及时等不来那个心肝情愿为你拾掇的人来,特别是上了一天班,看到家里一片狼藉的话,觉得日子就没法过了,看来我如今已经没有了交上她那样的好运的机会,知道麻虾从哪放屁。

        奇怪的是,她听了说:这样很好,这样你会受益一辈子的!我愕然,才想起她最近遇到了一个顶喜欢的男人,准备抢在我头里结婚,她的变化自然是有迹可循了,呵呵!

     

       

 






Posted by at 10:24:00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