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叉小径的花园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要不得! - [Guests-小憩]

                          我会修录音机

                         那一台大录音机

                         坏的没有声音了

                   我把它修好了,可以听磁带了……

 

                                                                                            牛肉炒花生米

                                                                                               鸡蛋炒饭

 

 

  ---------------------------------------------------------------------------------------------------

       我那条回家的路上,每天都发生很多事,多的叫我来不及唱和。

       那个盘旋的立交桥,我是怎样也不知道怎么辨认从哪到哪往哪走,我只是每天局限在公司和家的路上。我不想经历和认识那些路的际遇,一点儿也不想!

       我也不想旅游,我常常闷气,我知道或许我活不了多久,自然不去想怎么活的道理,反倒使我像个铁人,半阴半阳的。我不愿意去对路边的穷苦人施舍,因为我从不乱拿别人的钱,只把钱花在开心的地方上,面对那些人的时候我不开心,通常都走开的很快,当然对这个社会来讲,我不造反就是在积阴德啦-如果我有足够能力造反的话。    

       那天我路过天桥下,有个要饭的在路上写了些字,像是商店的招牌,为了要盈利似的-当然其他部门也会打出这样那样的旗帜去混淆视听,涂脂抹粉的滑稽像-当你看到那眼神迟迷,瞳孔失去光泽,嘴角不规则的状态停留数秒以上,这样那样的透露出各种空虚的亢奋。原谅这些人吧!无论如何都要试着原谅他人和自己的,饶恕种种不幸一样饶恕那些由不幸带来的凶残,那不是那些人的错,他们和你一样 - 无能为力,而力量在自然里,却丝毫不在你那里。

       我看到那个要饭的写在地上的字,也得挺工整: 我会修录音机| 那一台大录音机| 坏的没有声音了|我把它修好了,可以听磁带了|。  不远处写着:牛肉炒花生米| 鸡蛋炒饭| ....... 然后我阅读-记录-离开-依旧没有给他钱(我没有选择拍照的方式,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不合适)(我也不知道那些给他钱的人在想什么,什么使他们愿意付出这钱财,哦那怕是一点点)

        大概可怜的人,心底才会涌起一种上帝般的怜惜或悲天悯人吧!那感觉会使人觉得强大和快活吗?照见自己幽暗的小心灵里某一处带点忧伤的光明?可怜的人有什么资格去可怜别的人呢?无助的时候才去乱花钱吧?就如同我们赫赫浩大的第三产业,也从中的人员配比可以看出更容易无助的通常都是男人,只有男人可笑的认为自己是男人常常去怜悯那些看起来肥肥大大饿都饿不死的女人!

        我不能说我什么引发我停留呢?我觉得他诗写得好,比那些文学界的搞得好。文学界的写诗劫财劫色,他只劫财,他更懂得保留和克制,你想动物才知道每年只有一两次才可以发情哩,人呢?人呢?

       我走后到家在想我为什么停留却没有给他钱,或许他觉得没有什么可以拿来述说的话吧,他有什么呢?他不过是会修自己的大收音机,现在早已经没有人会去听他了。我呢?总在那个女人面前重复一些说过好几遍的话语,或许她总是要在我的床上才乖,才是我感觉到我自己,然而那样快,那样要不得。

       豆腐炒豆芽,都要炒豆腐,豆腐炒豆芽……

     

       

       

                                                                                                                                   






Posted by at 18:09:00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