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叉小径的花园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她在乎的是那些毫无意义的序列 - [Guests-小憩]

     “好久不见阿-”那个皮肤干涩,耷拉着贴在脸上粗糙的黑色长发,嘴角粘着一些像湖面上沫沫汲汲的白色固体的女人热情洋溢的向白莿旁边穿过后面去--像一团火。  “你还是好漂亮呀”她的嘴一直咧着不知为什么没有及时合适的完成这个见面的笑容,坚硬的持续着。

    “嗳呦,是刚染的头发”“哪有你好看,你看你这裙子,一看就不一般”另个女人说。

    “嗯,是的打完一折还一千多,也算便宜了,我喜欢一些质量好的东西,当然丈夫总责怪我败家”

    “是很久没见了阿,上次我还怀着第二胎”

    “是呀,很久了。你大儿子上初中没有?”……

      嘴角冒白泡的妇女笑容还没收,努力克服外貌的差距所带来的自卑感--你知道女人和女人在一起就是这样,比她长得漂亮就是拆她的台。言语一出还是想它什么都没有的好,那个浅显的层次一再重复的发生,是再迟钝的人都有种近似于孤独和灼热的感觉,像突然掉进滚烫的水里面--彻头彻尾的冰凉!

      虽然白莿长得不白,但那个令她感兴趣的男人脱掉衣服的瞬间,她感到:太快了,好白……   他问她是不是被秒杀到了,她说不是,早之前就被杀掉了,具体是什么说不清楚--她努力的想表达清楚:肉体实际上还是带给她没有意识到的刺激,一种没有遇见过的洁净的刺激,这种刺激同时也激发了白莿深处的一种像那个女人一样的自卑感。

      因为横在他们中间的东西特别扑唆,粘腻,甚至能拉出丝来。他们之间的对话也很奇怪,走不进彼此的世界,但又有种引力,那层模糊的空间,使人不太适应,也因为这种不适应而感觉到另一个生命的存在,和他所发出的信号。

      常常这样:“为什么请我吃饭?” 白莿按下一路保持平衡在人群中穿梭的节奏,平静地问。

     “因为还欠你一顿饭,每次你都抢着付钱,过两天我要出远门,正好自己也想吃一顿,我想着你不来或中途有事我就自己吃一顿”

      你可以说想见我,白莿心想,那是再常规不过的说法了,但是你这样说,这是你的语言,还是怎样?“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   

     “不,你这个人的优点是不怕吃亏”

     “不怕吃亏?? 算是不怕吧。”

     “不,不,不要用吃亏这个词……”

     “没关系,我可以用来吃亏的东西不多,呵呵”

     “送你回家吧”

     “好吧!”“这个的士的歌曲配合夜景挺好的。”

     “是呀,失恋嘛,像你的心情,你还是挺能忍的……”

       她只是觉得凉风打在脸上很舒服,回到家感觉还是需要一个人看会儿书来打破寂静,只后给他发了个信息“谢谢今天晚上,安!”

       她在乎的是那些毫无意义的序列,有时候能做得特别少,才不断的去想……

      

      

 






Posted by at 13:55:00 | Trackback (0) | Edi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