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叉小径的花园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仿俳句 Haiku 01 - [HuFang观心亭]


坐在地铁中发手机短信的工薪男,露出梦幻般的微笑,那是魂不守舍的一刻。为什么在超高密
度的东京,出神的时刻反而会那么多?

封存在博物馆中的经书,今天仍让人感觉到写经人的体态和书写时的能量,似乎将书写这
一行为维持足够长,他最终就能“写懂”并掌握经文的内容,就能摆脱现世的烦恼而掌握
自身的命运,而真相也许是,经文的内容本身已经无关紧要,重要是它成为延长书写行为
的媒介,就这样,在一天天的写经过程中,那个人渡过了和经文融合的一生。

拿着信号灯的地勤男,在暮色中,如舞蹈般挥动着手中的小灯,右手用话筒报告着列车进
站的消息,在月台上和他近在咫尺的我听来,就像在朗诵诗歌。系统如能像这样美好地运
行着,好像也不错。



一个旅店的窗口,未尝不可是行进中的地铁的窗口。



这是平安时代的诗札“伊势集”选片,而诗书未必不是经书?






Posted by at 23:48:00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