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叉小径的花园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旧” 时光 01  - [HeCong照镜子]

在一个摄影泛滥的时代,人们对于永恒就失去了敏感。

你是否拥有一个数码相机?
你为什么要按下开门,拍下一张照片?
你是否认得每一张自己拍摄的照片?
你是否记得起这取景框里的那个时刻?

在相机还未唾手可得,摄影尚未成为日常“记录”的主要方式之前:一张全身照,结婚留恋或是一张全家福都是一次仪式,人们会有点紧张,期待留下自己某个时刻“最好”的永恒。或者可以说,对于那时的个人而言,摄影作为承载回忆、情感的感知媒介远超过了单纯的记录功能。有时候会觉得,人不但将自身过于的物化,而且似乎有了很多将自身精妙构造简单化的机会。本应该深藏在那些神经元和灰质未知领域里的精神性、感性的时刻,在数码相机中输出成一张张照片,一大堆的文件夹。 我们将那些无法言表和随时消费的深邃的时刻,视觉化,具体化,我们将人生的历程托付给了电脑和硬盘。虽然我们的记忆能力会让我们忘记一些什么,混淆一些什么,但技术的数码生活却让我觉得我被迫且自愿的“放弃”了一些什么。

遗忘或者是从身体内的某一处被放置在了另一处,而这放弃却更像是彻底的将其抛出肉体和灵魂以外,如果数据无法修复,就再也找不回来。

我在自己的旧硬盘里2007年的某一个旅行照片文件夹中,重新发现了两个新的时刻


上海街头,2007年9月某日

我记得当时在人民广场,我和朋友被人潮裹挟,步履维艰,手里唯一的玩具是数码相机,于是大家一路恍惚似的乱拍。却没有“看见” 那个看着我们相机的人。无从考证,但从相片上推测,我们随意的动作和麻木的表情生成了对他的某种“暴力”?在那些你也不太在意的旅行中,我们是否毫不自知的伤害过其他人?



上海街头,2007年9月某日

我记得这张照片是因为当时烈日下很独特的蓝绿墙面,这既不是那种城市穿衣戴帽工程惯用的色彩,也不是中国人特别喜好的方式。它很突兀,但让人觉得很有风情。再端详这张照片:用来遮阳的那些白色布棚,密密麻麻的文字,原来是一份份手写的诉状,墨迹与旁边的红旗一起日晒雨淋,褪了色。其中是还在拆迁楼里生活的人们的各色衣物。在那个时候,被这鲜亮生气勃勃的颜色所淹没的是人们卑微的生存智慧






Posted by at 13:22:00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