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叉小径的花园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浮草的前世今生 - [Guests-小憩]

        对妞来说,生像死一样都是太严肃的话题,他不懂得佛教,却相信前世今生……

        爷爷受了委屈似的低着头,老爷衫,白发,和说不上来暖还是冷色的脸。他是不是疲倦了?爷爷的头顶上奇怪的一块网状的白色塑料质感的格子,一半露在外面,一般嵌在里面。每一个格子里面都有一个小小的,精致的,通红通红的突出的点,像一个个灯泡亦或是红色的星星。如果说颜色是静态的那些小点就显得相对活跃。

         妞不敢回想,一个人去印度,听说那里可以不介意生死,或是古时候有人说面对死亡的态度可以是鼓盆而歌。怎样释怀?和许多人一样,爱中的不解和复杂的情绪,使她不会最简单的表达,或者这种表达是否可以让对方觉得欣喜?爷爷的背这两年越来越弯,走起路的腿也越来越硬,他老了,不是么?于是怕回家,怕那些画面,怕那些脆弱一股脑的袭来。

         有个人说过:如果不在一个地方,那么,和亲人相见的次数几乎可以用来倒数。妞想起每次走出家门,消失在巷子口的瞬间,爷爷那眼神,那眼神和身影一直在那……

          她觉得这辈子做什么都还不清那眼神的债,她希望有一种和佛教没什么关系的恰巧的轮回






Posted by at 18:58:00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