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叉小径的花园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夸父追日-上,陆玲 - [我们的爸爸妈妈]

《夸父追日》故事新编[上]  

陆 玲   步 云

 

相传,从前“夸父”出生在一个巨人族,他们是天神下凡的子孙,住在遥远的北方。该部族的成年男子总是以双手握着两条被驯服的黄蛇,来证明自己勇敢和智慧,寓意自己是擒蛇的勇士。从外表看,他们勇敢而强悍;内心里,他们智慧而善良。夸父是族长的儿子,他原名叫 “夸”,大家都叫他“夸儿”,他们称族长为“父”,父擅长观星象,察风云,看地理,报太阳时,几乎无所不晓。夸尊父为“父亲”。

 
北方冬季漫长,非常寒冷,有一次,夸问父:“父亲,为什么我们不能让太阳停一停,使这里变得温暖呢?”父反问他:“太阳日行八万里,谁能追上它呢?”夸被问住了:是呀,谁能追上太阳?!

年复一年,秋风又起,一群大雁往南飞。夸问父:“父亲,为什么大雁冬天会飞走,春天会飞回来。而我们却不会?”这一回,父被问得哑口无言。

 
对呀,我们为什么不能像候鸟那样到温暖的地方去生活,而呆在这个冬季漫长、寒冷萧条的地方?然后,父与族人商定,近日即派夸带上十八个壮汉,去寻找更温暖宜人的地方。起程那天,他们每人的双手都握着两条黄蛇,逐一与部落人告别,沿着大雁飞去的方向出发了。大雁一会儿就从天空消失在地平线上,白天他们只能依靠地平线与太阳升起的方向构成的天经轨道来辨认方向,夜晚就顺着北斗星所指反向走。

 
走了许多天之后,拄着拐杖的夸发现,越向温暖的南方走,太阳照在拐杖的光影越短。于是,他就用拐杖的影子作为指向温暖之地的坐标。每走一段路,把它垂直竖立,仔细观察太阳的投影,辨析时间和方向。为方便操作观日的“坐标”,他们把黄蛇都放生了,擒蛇的勇士们,变成了手握两根拐杖的太阳光投影观测者。

 
夸他们翻山越岭,从秋天走过冬天,再到夏天,终于来到一个山清水秀,温暖宜人的地方。哦?大家感到很奇怪,“坐标”的阴影不见了,太阳依然在天上呀!夸笑了,他说:太阳正垂照“坐标”呢,只看他轻轻地提起棍子,大家一看,真的,“坐标”下有个圆圆的小影子!可接下来,我们该往哪儿走呢?大家问道,夸也没了头绪,只好先安顿大家先住下,再盘算。

 
过了几天,在中午时分,有人看到“坐标”再现阳光的影子,走,还是不走呢?族人更迷惑了。他们找夸,夸不见了,大家不用问都知道,他追日去了,便按照往常那样,自动分成三路去追他,一组向东南、一组向西南、一组向正南,原来他也发现了影子重现的现象,拿着“坐标”向西南方追踪太阳直射点去了……他追了好些日子,一直追到大海边,没法追了,只好停下来望海长叹!呆呆地看着“坐标”的光影一天变得比一天长。接着,天色也变了,还下起了雨。怎么办呢?这时,西南组的人发现了他,劝慰他,你先冷静休息一下。心一静下,他顿悟了:既然越冷的地方太阳的投影越长,那么,太阳光垂照的地方就是最温暖的地方了!“哦,我们找到目的地了!”“我终于追上太阳了!”夸喜极而泣,大家相拥,欢天喜地!

 
他们立刻沿东北向返回找其他族人,却意外地在沿途发现了一丛小石山。这山有洞,通常山洞里是漆黑的,这里却很亮堂,抬头只见一束阳光从山顶的小天窗照射了下来!夸心里也感到特别敞亮,刚好,正南组的族人也找到这里了,大家很高兴。他把这山洞称为“出米洞”。字形表意为特别多的山(出)洞内洞外都有光(米)。(注:“出米洞”是肇庆市的“七星岩”之中的一个山洞,古时“七星岩”一带被称为“十口塘”。兼有出产更多粮食的意思)

随后,其他族人,也陆续来到“出米洞”,19个人住了下来。

……

没有想到,从那以后,每逢夏季都有一天阳光垂照这个出米洞。族人看到太阳每年都能准时回归,把温暖的阳光照射进洞里,更感到是天神的眷顾,特别温暖,特别兴奋。这一天,族人们百天总是围着阳光,夜晚用储备的太阳火种燃起篝火载歌载舞。

    夸把太阳垂照出米洞这一带的地方称为“端”(注:“端”的原意是高端的端点,指太阳日上中天升到最高端的地方阳光垂照地球。它是古端州,现在的肇庆市地名的前身)。随后,夸派巨人族先行南下壮汉中的若干人衣锦还乡,这样,仍在北方家乡的夸的父亲和巨人族的族人们大部分都陆续从北往南迁移了过来。他们男耕女织,安居立业,过上了温暖、详和幸福的生活。

 

许多年过去了,父逝去后,夸被推举为族长,大家尊称他为“夸父”。

(根据同名典故改编。改编者陆 玲 步云 2011年5月6日于广州 稿)

 

 

 






Posted by at 17:17:00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loulou () at 2011-05-10 11:34:42  [回复]
哇,好给力啊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