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叉小径的花园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典故與考古 - [Guests-小憩]

何平叔美姿儀,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與熱湯餅。既敢,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轉皎然。

當年八歲翻看“少年兒童成語典故大全”時覺得這是一段匪夷所思的故事,由於這個故事實在無聊到奇特,印象很深刻:
不是歷史大事-這種生活小插曲、涂粉吃麵的故事竟然傳到現在; 不是浪漫愛情,也不是高潔友誼;沒有英雄事蹟,也沒有政治波瀾;也不是瑰麗的神話; 故事結局不驚人。

它究竟被流傳下來了。
十多年後的我終於懂得,考古的人從這個典故中可以得知,那個年代的男子是流行涂粉的

從前的秦始皇(或者是另一個?)古墓曾經出土過一支極細極小的毛筆,紀錄片的旁白驚訝地表示“此筆用途不明,古人的寫字習慣超出我們的想像範圍”,吾倒在屏幕面前表示:筆除了拿來寫字還能做別的吧?

由此,出現了這樣一幕:
五歲的某人把玩著一隻挖耳勺,冥思苦想:
這麼小的勺子拿來舀啥?(飯桌上的用途)

咱們還是到此打住罷。






Posted by at 10:25:00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