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叉小径的花园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破釜沉舟的生活 - [HeCong照镜子]

再一次来到南石头村的时候,终于可以冷静的与之“面对面”,好像每一次来到这里,就将多年“现代生活”积垢在自己身上的某种东西,一层层的剥去,露出了自己与生活之间关系的那种狰狞的面目,挣扎的本质。

在村子的另一头的入口,是一个比前面村子要高出大半个人的水泥地面,一排形制相同的砖木结构斜顶的旧屋子,想60年代的乡镇企业小厂房,也很想我老家的粮仓。在这里,好像每一个屋子里都是一个小工厂,屯着不同的物品,有点安静的做着不同的营生。从这里看去,好像整个村子很久以前从某个曾经的土地表层上凹陷了下去,时光流逝,浑然不觉。

从高出村子的水泥地面进入村子的生活地表,可以选择跳下去,或者是旁边由垃圾泥土混杂形成的小坡,几个小男生在旁边的树上荡秋千,秋千大概是他们的,或是不知道谁的父母用红色纺织带和旧家具上的小木板札成,左右前后都能荡起来

入村随处可见用编织袋,包装物,废门板和旧家具围城的小块菜地或是露天仓储间,家猫和土狗也不怕生人,它们好像在打量你,让我对随意进入它们的领地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不自觉地的放轻脚步

村里的一条主要道路上,会有一些餐厅,商店和修车铺等社区生意。路过这就铺面的时候,没有看见主人,看上去是正在收档的修车铺,东西堆的满满的,机会和卷闸门平齐了。但上边晒着男人女人的衣物鞋袜,拥挤的五金和材料后面也能瞄到不少生活用品,不知道是不是这后面就是过日子的地方

和水果铺对面的这块镜子一样,在村子了,有很多无法明确其功能和存在价值的物件。在我们看来似乎是某种废弃品,但再一会,其他人自然会有他们的妙用,变成了一件“有用”的东西。城市里的那些精美的建筑和现代的公共设施,相形之下,倒让我觉得是些“无用”的摆设了。

据周滔的“考察”,这里以前就是珠江边的渔村,后来据说在建国前当地的某人建造了现在要被废弃的老味精厂,而就在它的不远处,据说是这家人的孙子辈经营的新的小味精厂,祖辈的厂房成了偃旗息鼓的国有企业,孙辈的生意正在呼呼冒烟。从村中流过的乌黑的沟不知道以前是不是通向珠江的溪流?我们知道现在它是2个味精厂的排污沟,早上污水溢满即可行船,周滔的房东机会驾船从排污水闸直到珠江捕鱼。下午污水退潮后,这些“part time”的渔家已经升灶了。不知道这里种出来的菜是不是会有味精,虽然让人不安,但城市里灯火辉煌的餐厅中端出一盘你自觉色香味俱全的“地沟油”炒制的菜肴,更加讽刺。至少,这里的不得已也是种明明白白。

渔民大多成拉了房东,虽然屋主家的渔具和船只还随处可见,但是内里的风景早就是外乡人的经营,岸边露台上晒的不是鱼,而是风干中的带皮猪肉,这是湖南江西四川人的嗜好。屋里的二手家具上是“流动人口”的生活痕迹


南石头村很像某种今天生活实质的隐喻,同时,也很接近于我们参与其中的现代都市生活的后台,那种所有装束和表情都肆无忌惮的“垮塌”的时刻,城如是,人亦如是。奇妙的是,深感绝望的背后是一种如释重担,让人获得一种得以重新“收拾”自己的空。

今天的生活已经没有了所谓的退路?或者背水一战,走出新的道路?或者在原地遥望回不去的幻影,慢慢变成了现实的河床里的一块石头,一撮淤泥?






Posted by at 14:13:00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