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叉小径的花园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路径相遇|Meets
参与|to Participate



亭子里的人|People in the Pavilion


war tv war - [HuFang观心亭]
我羡慕那些昨天去看了《高山下的花环》的电影的朋友。
至少他们没有在电视前渡过这个夜晚-在屏幕上无所事事的等待简直成了“冥想”-而最终你完成了和心魔较量的过程吗?
那些昔日的愤怒青年都成了宅男了吧,他们在家里看着战争影片怀旧。

Posted by at 00:20:24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sorry - [HuFang观心亭]
sorry, 但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而道歉,sorry
Posted by at 00:13:37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这个清晨 this moring - [HuFang观心亭]
清晨,一个妇人坐在小区的凳子上,听着手机,突然地抽泣起来,我匆匆路过她的身边,感觉周围笼罩着一层巨大的悲伤,却无能为力,似乎只有低矮的松柏才真正傾听到她的悲伤,而提着早餐赶着上班的年轻人正迎面扑来
Posted by at 09:41:30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泯在路上 Min on the road - [HuFang观心亭]

在横濱的时候碰到日本传奇舞踏(Butoh)大师田中泯,当时他为三年展在河边用旧木料搭起一座"贫民窟"式的小屋,进入小屋,人们可以看到关于他的影像资料,他就坐在小屋旁边,抽烟,对着河水发呆,间或向和他打招呼的人寒喧,和他握手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从他瘦而强韧的身体里传达出来的能量。

日本的年轻艺术家对他也是最近才又重新熟悉起来,他在导演山田洋次的《黄昏的清兵卫》中扮演与清兵卫决斗的武士余吾善右卫门,获得第26届日本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奖和最佳新演员奖。翻看他的画册,多年前在印度尼西亚,他且行且舞,成为一个完全的舞踏旅人,又一次击中我因坐在电脑前而日益退化的神经。


Posted by at 12:13:09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俊友 - [HuFang观心亭]

 

 

 


Tag:
Posted by at 02:08:36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所有布尔乔亚的 All pretty bourgeoisie's - [HuFang观心亭]

夜色中依稀辨认出草丛中的高尔夫球场指南,荒废在郊区重复建设的道路中,我的感觉突然敏锐起来,原来我还能找到身边的喜剧。

随手找出的一张照片,是伦敦牛津街头的橱窗,所有布尔乔亚的,尽在这个小剧场中。


Posted by at 10:39:38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关键词学校 Keywords School - [HuFang观心亭]

 

如果社会是一所大学,

为什么“关键词”不能建构成一所学校?

 我们一直在讨论一个名叫“关键词”的学校,它和徐坦这两年“搜寻关键词”发展出来的研究方法有关,他从巨量访谈中整理出来的关键词成为刺探我们社会集体意识和无意识的一种“针炙”,你也可以从这种方法中找到很多其他理解周围现实的途径,因此,这种通过“关键词”而形成的交流和讨论成为重新“感知”这个现实的方式,而经过很长时间的准备,这个学校打算在9月5号开学,之后每月的周末徐坦都会有关键词的课程和大家交流,于是:

1, 经过这么些年,你又重新回到了学校;

2,这个学校初始于艺术家徐坦,基于他这两年来的研究和调查活动,徐坦发展了“搜寻关键词”的交流方式鼓励来自不同领域的人们进行对话和讨论,从而展开了 一种思考和感受交织的公共活动,而这本身就构成了一所“学校”的基本活动;

3,这是一所没有预先的目标设定,但有“学习方法”的“学校”;这里开始了一种新公共空间,艺术家,你,还有你的同学,都是过程中的一部分,通过“关键词”所进行交流和讨论,你在创造艺术。

 

课程安排及申请会于今天迟点公布...


Posted by at 22:43:37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冰棍 - [HuFang观心亭]

 

他挤车时高举赤色的手机,我还以为他在小心翼翼地保护着一根尚未溶化的红豆冰棍。


Posted by at 00:12:47 | Read more | Comments (2) | Trackback (0) | Edit |

沉默的希望,给朋友P - [HuFang观心亭]

妹妹回来一个星期后,他妈妈要求买给她一台新的大屏幕平显电视:“那也是为你妹妹好。”

妹妹依然不为所动,似乎屏幕上演的只是哑剧而已。他每天都会试图和妹妹聊上一段时间,当他暗暗高兴妹妹有所好转的时候,她毫无预兆的突然的沉默,又会把他“嗵”地一下打回黑暗之中,头皮发麻,一种无路可走的感觉反而变得加倍强烈,她内心的黑暗似乎也在吞噬他的生命。

More


Posted by at 23:11:18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肖像:正在变成非洲人 Portrait:A Guy wants to be an African - [HuFang观心亭]

胡向前,常住广州,天天在露台晒太阳,他的计划是将自己晒黑至普通非洲人的程度,然后混进广州的“黑”人社群,具体做什么,现在未知,大家可以注意到近三个月来其发型和肤色已变,过段时间再上传他经过天天阳光洗礼更黑的照片。

Tag:
Posted by at 19:50:13 | Read more | Comments (3) | Trackback (0) | Edit |

肖像01 深情朗诵:我还年轻呵 Portrait01 I'M still young... - [HuFang观心亭]

 每天从屏幕上看到的,无数应景而又充满深情的朗诵,今天碰巧是这么一句"诗":

我还年轻呵...

就让它定格,永远地定格:



 


Tag:
Posted by at 23:06:43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一个故事的开始,和无数故事的开始 - [HuFang观心亭]

新租了一间办公室,撤走的那家公司留下了成套的还过得去的办公设备,他懒得换,一切还过得去,只是每隔几天就会接到同一家供货商的巨额催款传真,刚收到时他还吃了一惊,传真上手写的字迹很雋秀,带有女性的印迹。那家供货商似乎已经懒得再确认接收传真的对方到底是谁,习惯性地发传真,他也渐渐习惯,甚至有点期待了。

这可以是一个故事的开始。

因为技术故障,她不得不频繁地跟客服中心打电话,接电话的永远都是那个客服哥哥,“再这样下去我们可以跟他聊天的”,她想。

是一个闷热的晚上,他陪她回家,空气中凝结着微尘。这时,背景响起《童话》的歌声:“我愿意是你童话中那个天使/张开翅膀永远守护你…”

这可以是无数故事的开始。

这是我答应为一个小朋友而写的故事。


Posted by at 00:44:54 | Read more | Comments (3) | Trackback (0) | Edit |

Too much will(s),太多的愿望 - [HuFang观心亭]

太多的愿望,

太多太多的愿望,

willswillswills

 

 


Posted by at 22:00:53 | Read more | Comments (3) | Trackback (0) | Edit |

a dialog suddently appears in my mind (2) 突然想起的对话(2) - [HuFang观心亭]

It's a text message from Hans Ulrich Obrist once before he left Beijing:

“Fgt said revolution is waste of energy infiltration better?”

It's the time to preserve and recycle energy…Be water, my friend”(Brace Lee)…

 

以下是小汉斯有次离开北京前发给我的短信:

“革命是一种能量的浪费,渗透更好?”

现在是保存和再环能量的时候了。“要像水,我的朋友”(李小龙)

 

 

 

 


Posted by at 23:27:26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a dialogue suddenly appears in my mind 突然想起一段对话 (1) - [HuFang观心亭]

我在东京银座的十字路口,像观看一场在公共空间的哑剧:行人的密度如此之高,整个街面却如此安静。

“哪里安静?你的心还是街道?”她反问。

 

I'm in Tokyo,so crowds in the street while so quietness...

“Where is the quietness, inside you or in the street?” She asks.


Posted by at 00:33:52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recreation in weekend? 周末的快乐精神超市 - [HuFang观心亭]

因为没有指望能在任何实质性方面改善生活,人们就使自己相信真正重要的是使自己在心理上达到自我完善:意识自己的感情,吃有益于健康的食品(健康食品往往贵非健康食品好几倍),学习芭蕾舞或肚皮舞,沉浸于东方(或国学)的智慧之中,慢跑,(健身),学习"与人相处"的良方,克服"对欢乐的恐惧"和对"情感不明的恐惧"。这些追求本身并无害处,但它们往往上升成为一个值得精心追求的目标,并被加上"真实"和"觉醒"的美名。

以上这段话改写自《自恋主义文化》,美国克里斯多夫-拉斯奇的,Christopher Lasch: Culture of
Narcissiam,最近在去空间的巴士上一直在看这本旧书,这本书八十年代上海文化出的,今天看正好,因为我们渐渐面对了越来越多来自"精神超市"的食品:按摩,散步,保健饮食法,太极拳(以前不是,今天是了),现代舞或各种舞,沉思法,各种精神疗法,相信以后会有更专业的精神治疗来让我们找到心理安宁,我相信越来越多故事中的主人公会说"我什么都不求,只求内心平静",相信我们可以在周末的精神超市找到"内心平静"的产品。我们从来没有像以前那样,空前意识到,原来周末是个巨大的生产力。

周末快乐!


Posted by at 19:23:38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给一个爱书的人(1) - [HuFang观心亭]

HI SIRIUS, 这是你想看的那本名叫<the hospitality of presence>的几页扫描,这是一本美丽的书,我过两天会更多地介绍这个作者Daniel Birnbaum的书,他是我们这个时代一个优秀的艺术批评家和策展人,也会有更多介绍我自己在上班的公共汽车上看的书.

                                


Tag:
Posted by at 14:27:41 | Read more | Comments (2) | Trackback (0) | Edit |

遇见一朵百合花,那些忧伤的年轻人 - [HuFang观心亭]

从街上或是从哪儿来的百合花名片,一直放在桌上,今天偶尔又看到了她,这些百合花的名片以地下的的方式传播着,那些无名而忧伤的年轻人在向我微笑.

在北京的办公室,会从门缝里发现这些名片,我猜想发名片的人也是忧伤的迫于生计的年轻人.

 想起另外一张名片,是在维也纳,一次好玩的表演,艺术家MICHIKAZU KATSUNE安排的一个节目,在一个公共的帐篷里,花15欧元可以享受5分钟的日式身体按摩(导引),一片快乐的气氛,按摩师是冷静的,专业的,不带感情的

我不知道名片里人们的生存方式,但只是猜测我们这儿的百合花是忧伤的年轻人.


Posted by at 14:04:46 | Read more | Comments (3) | Trackback (0) | Edit |

lab:summer afternoon - [HuFang观心亭]

夏日午后,穿过这条美丽的花园小径,来到我真正想看的“实验室”。这是意大利北部城市的Rovereto,我因为参与这儿现代美术馆Mart Museum的"Eurasia"展览来到这儿,那儿也是今年的欧洲双年展Manifest的展览所在地之一,竟然遇见多年不见的好友莫非(Brian Murphy), 他在那儿的大学作关于大脑与语言关系语言辨识能力的研究,简而言之,关于为什么人脑会知道“狗”这个词和“人”这个词的区别,在这辨识过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经常把他的名字误写为Brain,潜意识中可能已经将他的研究方向当作了他的命运大学原来是专供女尼的修道院,有一种安详的气息,穿过这条美丽的花园小径,我终于看到图中LAB里面的一些设备,我有一种恍然大悟,恍如隔世的感觉,亲爱的Brain耐心而细心地向我解释它们的作用,我几乎觉得我的脑子已经中了它的圈套。  

我答应莫非,明年六月,去威尼斯双年展之后,重访他的LAB,正式作一次大脑语言活动测试。


Posted by at 15:34:48 | Read more | Comments (6) | Trackback (0) | Edit |

我们城市中最好的设计(1) - [HuFang观心亭]
那种由自行车+车尾驚灯改装而成的“自行联防车”,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有惊艳的感觉,因为它简单,易用,生活与工作两用,且具有显而易见的威慑力,成本低,符合国情,令我不禁想象它是怎么样被脑力激荡出来,终于出现并普及在街头的。
这是一种具有“政治经济学诗学”气质的设计。
昨天被我拍到了它,它正傲立在农行的门口,车尾的灯驕傲(而慢)地闪耀着,治安人员想必是在ATM上取家用,还顾不上让它上锁,如果这时候,老德·西卡的“偷自行车的人”再现。。。
我还发现了它的好几种变体,有一种车的车尾灯索性使用了亮度更高的彩色液晶,而使得它的功能更模糊了,更具有艺术性


Posted by at 15:30:31 | Read more | Comments (4) | Trackback (0) | Edit |


Page共5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最后一页
© Powered by Vitamin Creative Space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